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想聊会儿天

2018-09-15 11:54:15

接下来所讲的,是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场合,你可以当我在胡说八道,认为我瞎扯淡,觉得我太矫情;也可以对这些语句挤些你的那犀利、独特、嘲讽的点评,其实在我看来是非常具有争议性的;再或者对我所说的有一丁点的认同感,那么我会大声的告诉你“你开窍了,变得不傻了呀”。总之不管哪一种,我认为我正在做一件有趣的事情。

当你隔三差五的给爱情发表点自个儿的小想法,下点小总结,那么这代表了什么呢?我帮你说出来吧:不就是想女人了,要不然就是想男人了。当你直接跳过这个阶段,开始羡慕婚姻了,那么这就更说明前面那一点,想的都快要不行了!

如果能换个角度或者置身事外的观察,你会发现这个城市的人都有同一个特点“赶死的步伐,为了不被人撇在后面拼命的做着努力,比如盯着手里的书本、电子补充着我怀疑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补充的什么东西,等等之类的”你会很难发现一丝慵懒,可笑的是你自己也在做同样的事。

或许某一瞬间看到一篇文章,一段句子。突然间明白,觉得人生其实没这么糟,其实可以很简单,可是这种感觉好像上天给你一点坚持下去的支点,转瞬即逝,因为你还需要走很长的一段路!

自从来马德里之后,不知是海拔太高了还是美女太多了导致这身子受不了,从而溢出了不下数十次的鼻血,于是每一次我都滋生出一个极其变态的想法:是不是身体出了毛病,要是这样也挺好,至少以后不用工作了,然后我就可以有更大把大把的时间来挥霍了,然后好多人都来看我顺便带了些礼物,然后别人看我的眼神就不同了,然后顺便开个人生告别会再写些屁话误人子弟也可有很大的说服力......然后还是脚踏实地的吧!

某些事情要尽快做,不顾一切的,不要总想着还有无数个明天,觉得以后日子还有很久,对别人的不幸只是感感慨,然后也总劝自己活在当下,不过我们大多数人只会耍耍嘴皮子。我知道对于没发生的事本能地都不会想太多,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的活去影响你想影响的人——共勉。

写作是件有趣的事情,我可以特意写给人看,也可以只为自己写,她让我快乐,也让我痛苦,有时是郁闷的,有时却无所适从,她有很多情绪!

每次上班,眼睛总是迷离的没有神采,就跟丢了魂似的;咋一看,还以为是在眺望远方,等待着什么;脚步漂浮地拖着沉重的身体机械式的干活儿;胳膊恨不得卸掉来减轻负担;如果在那种状态下你要问我刚刚干了什么,我还真不知道。每一次、每一次我都在心里对自己宣誓“下周肯定不来了,另找”,然后我就默默在迷离前狠狠鄙视下自己!

“每一个优秀的人,都有一段沉默的时光,那一段时光,是付出了很多努力,忍受孤独和寂寞,日后说起时,连自己都能被感动的日子。”我一直以侍奉此句为某天能站在高处的劲头。就如你刚看到,我想可能也会内心激情高昂,可前提是压根儿没努力,自以为已在默默承受,其实只不过容易把受伤的感受放大,然后沉浸在之中!

第一次在外租房,月底就被人赶走,真不是滋味,好糗,想发脾气,那也只能憋着。现实就是,尽管你有奉上银子,但你还是在人屋檐下。这也进一步证明了你丫在家里爽惯了。

我并不想过多的表达自己的内心,我宁愿藏掖着,好像守护着一个天大的秘密,然后享受着这份孤独,再假装的认为没有人能理解你,而后你又感到悲壮、气愤,突如其来的孤独感,瞬间淹没了你,这时又觉得这样下去会不会忧郁,结果还是忍不住说出了一些,说白了这种人就是贱,真享受的人不会有那么多的然后。

抽烟好像是一种你在社会上混的标志,好像这样才能有共同话题,要不然人家瞧你就像是异类。你说不会,人家还会一脸不信的打量着你,你也就觉得总有那么一点不自在,然后就说我戒掉了,到后来三番五次的递给你之后,你不好推辞,你也只能顺手接下,于是就假装抽的很有经验。你或许觉得这是定力不够,但是不小心溜达到这种圈子里,你又能如何,你理解不了,那是幸运的。我确实也接过那么几次,可就是习惯不了。

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要什么,往哪里去,成为什么样的人,干多大的事?我一直以为在不同于我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里的地方透透气,也许会见月明,从而找到一个可让我付出一生的。事与愿违,不仅没有走出来,反倒是陷入了另一种困境当中!如果赚钱可以让我有暂时的欲望,那我又清楚的明白我并不愿为此多做努力。

请看最后一句。人的情感像似容器,太满也会溢出来,有时你会觉得无力关心距离太远的人,因为这需要太多的空间,所以就会怀疑是不是因为距离,变的陌生。今天,在这里我就告诉你,错了。就如同我说太满会溢出来,因为你需要更多的关心身边的人,再者这也说明了你们的感情本来就不深,只是你为了维持这一点点的关系来表示你是善良的,情感丰富的,而不是无情的那么容易遗忘,我不愿把人想的这么坏,不过事实的确如此。“巴特”我把最重要的一句留在这里“其实,心里有份牵挂,就好了”!

生活,说实在挺不靠谱的,说它贱还挺贱,说好还挺好;说公平也没有绝对公平。很多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功法”你说该这样,他说该那样,要不然还就先练着,说不定哪天就悟出更高级的。

人生在世,做人是一门学问“圆融、豁达、谦卑、自私等等”这都是境界或许在不同时间的你身上都会体现,谁好谁坏,谁也不清楚,我倒觉得无关好坏。

有些事在当时的你来看也许是无比正确,自己是对的,所以就做了。时间长了,回过头想想其实可以更轻松些,而不用那么极端。

很多人觉得刚开始谈恋爱时,他她是多么的美好,怎么现在却有如此大的反差。我觉得之所以你能看到他她的现在,这不代表着人家对你敞开了心扉,因为别人永远也不知道这一面。当然还有无数种可能,其中还有一种,是你一开始喜欢上的只不过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而恰恰人家外形长的好看,尽管你并不承认这一点。

洗个小澡都跟打战一样,争分夺秒,那你不会觉得人生少了什么,本是一件享受的事情,我就搞不清楚有的人为啥如此心急如焚,请不要告诉我你是分分钟百万上下。

最最最让我痛恨的就是你跑的上接不接下气时,就差一步、一步就能冲进地铁,要是看到我当时的表情,你肯定觉得我要吃人。要是可以引爆地铁,我会毫不犹豫的。

日记是一件累人的活儿,曾也长时间的记过,到后来渐渐麻木,变成一种习惯,变的不知道该写什么。如果天天都有新鲜事,我会很有兴趣的并富有激情的搞此事,但毕竟生活不可能每天起起伏伏,要不然就得换个词——冒险。所以写作比这有意思,有些事需要经过时间的沉淀,到后来回过头写可能想法更多更客观,也可能会因为之后的经历角度变得不一样,谁知道呢?!当然我也不是在这里鼓吹不写日记,相对而言,我只是更喜欢这种方式罢了。

刚来马德里,那时孤独、无助、冰冷,总在躲进被窝里顺手盖上那薄薄的羽绒服时迸发出来。如今虽已习惯了一些,可当我又一次需要这件衣服的时候,我觉得我更孤独无助了,更冰冷了!其实你也并没那么凄惨,可能只是描述的“过分了”一点,为了得到一个温柔的眼神来暖和一下。

看着别人赶地铁老是幸灾乐祸“跑吧,跑吧,前面的地铁快点走啊!”但是当自己赶到喘的跟狗一样时,心里懊恼不已,于是我就决定以后要使劲的笑。

当你觉得他说的都是屁话时,那么你要小心了,特别是同龄,因为要么你讨厌人家,要么就是嫉妒,假如这句话是你讨厌的人写的,然后你却误以为是你崇拜的或者是看顺眼的,那么我想结果就大不相同了。我们总是会忽略事物本身,因为我们是自私的。

你开始为三餐烦,自己还要不停的进出那以前以“年”单位计算次数时,然后意识到哪些该买,哪些该对比,哪些只能干看,那么恭喜你,终于体会到爹妈是怎么样不容易的揽下生活的一切,这就是报应!换个角度,不过只是在学着怎么一个人活着。

最近怎么样?我现在时间可多了,每天做着钟点,一个月赚四百,每天过着基本上都有西红柿炒蛋的日子。本可以再赚一些,潜意识里还是有点不想工作。不知道你有在看“我可能不会爱你”吗?一个平凡的故事,却让我好感动,好几次差点止不住溅泪,可能也想有个人可以聊会儿天。说给自己都不知道说给谁的人?!

分手的时候,两人之间总会有个人先提出来,然后说了一大推屁话暗示人家“我很纠结,我也不想这样,我们不合适了,我们……”这种人最可恨,不喜欢就不喜欢,直接说,拐弯抹角!

你为何如此悲伤,你为何如此忧愁,你一天比一天憔悴,可怜的人儿呀,你想哭泣为何却连一滴泪水都挤不出来,你问自己为什么,你说你不知道,人群中你呆呆的站立着,为何连你自己也一并取笑呢!

站在这座城市中会莫名其妙的感到压抑,烦闷;夜深时,强烈的孤独感挥之不去。谁有温柔的眼神?谁有满足的微笑?绷着的脸,冷漠的态度,谁也谁顾不上谁,这是现实,残酷的!谁不想轻松,谁不想快乐,谁不向往美好!

你以为你是不一样的,是相信自己与众不同的;你以为每天都在干不一样的事情,可看到本处也还不是为了“活着,工作,再活着,再工作”你以为自己的命运可以掌握,生活可以自己做主,可生活本身并不只是自己一人,它由无数个体组合而成,现实中你需要照顾自己,也需要适应别人,你又必须每天做出妥协。后来,你被现实打败,被生活的琐碎掩埋以致窒息,被不同的声音打压,也许有一点你是不一样的,因为你天生就背负着一个特别的责任,没办法,那就是你的命。

如果你觉得你已经融入的很好了,而且别人越离越远,然后觉得无关紧要了,或者暗暗窃喜,那么你肯定有病,病的不轻,我也不知该说你幼稚还是天真,我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了。

我想大哭一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郁闷。什么叫失望,什么叫不舍,这一刻已经慢慢的明白了,恩施问我“你有什么感觉?”我只能沉默一会儿,然后无奈回答他说“没什么吧!”“真是无情啊你”“我只能苦笑两下”。

当你在地铁楼梯口,碰见一老人提着重物准备艰难的下去时,然后你就伸手,你一下会觉得这个社会还是挺好的,因为这事儿正是你做的,因为你习惯冷漠了,不巧却又看见有些人这么做过,所以你也想试试看,不想一股暖流蹭蹭而过,还真应了那句话“人间自由真情在”。

当你觉得别人那样消磨时间实在不该,恰恰你没意识到你只是也在用不同的方式来进行,我们喜欢对别人说教,那样会感觉到我干的事比别人高级,我们都怀有一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虚荣之心。

我从来没有以这样的方式写过东西,瞬间的回忆,刹那的感想,忽然的情绪,不为一个主题,就像那绝世武功,轻松一跃,可跳过百丈。

以前上班时,总是隔着窗户眼巴巴的羡慕那周末可以在冬天的阳光下慢慢的享受着的人,我讨厌那些微笑;现在我也可以了,但我又知道这时间并不多,我要狠狠的享受、大笑,舒服,真舒服,我内心得有多阴暗!

再一次搬家,再一次从头开始,再一次重新适应,再一次感觉这次许能呆的久点,再一次打算着下次往哪搬继而感到兴奋,再一次告诫自己不能再搬了真的很麻烦,所以再一次又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输送带接头
油压裁断机图片
上海环智大厦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